骑士小说网 www.74xs.org,瓦岗的蓝天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!

    芸娘正好相反,在春夜里,柔软得像湿滑的蛇,盈盈的水儿要从眼里滴出来,手臂像春天里初长的鲜嫩藤条儿,在黑暗中,那么不安分,蔓延、爬开、像要缠住一样东西才能停下来。

    雨落在夜里,芸娘感觉自己要腐烂、要发霉!一天夜里,三师兄悄悄溜进的芸娘的屋里,将芸娘的身子掰碎了,捏软了,又破开。

    黑暗中无休无止的搏斗,喘息。第二天,阳光照进来,芸娘又羞又愧,恨自己,恨三师兄,更恨远方的二师兄!

    芸娘爬伏在窗口,为自己痛哭,身子是抖的,屁股是翘的。三师兄走过来了,黑着脸,不说话,扒拉下芸娘的裤儿,露出晕白的屁股,硬硬的就进来了,一下。两下。喘息得像野兽。

    芸娘的身子被顶高了,脑袋一下一下撞在窗格子上“啪嗒!”“啪嗒!”的声音从后面传过来,芸娘羞得要哭,又止不住叫得像哭。

    大师兄回来了,吃完晚饭,看见三师兄一声不响就进了芸娘的屋。第二天就走了,三师兄开始收徒弟,都让叫芸娘作“师娘”

    芸娘想,我嫁给三师兄了么?连她自己也不知道,一年年就过来了,芸娘生了个傻儿子,从小只会喊“娘”不会叫“爹”三师兄不喜欢,芸娘却很心疼。

    她给儿子织毛衣、做帽子,给儿子洗澡,喂饭。儿子在野地里跑,芸娘在山坡上笑。儿子虽然傻,个头长得倒挺大,只会腻缠着自己的娘,见了别人傻乎乎的不会说话。

    十三岁的人了,还要娘帮着洗澡。站在澡盆,挺着的东西比成年人的还大。芸娘很吃惊,却不敢告诉别人。每次替儿子洗澡,都被晃在眼前的东西搅得心很乱。

    有一次,洗着,洗着,儿子的东西弹起来,又直了,儿子站着,芸娘蹲着,那东西就不时打到芸娘脸上,儿子的脸涨得通红,只会一声又一声叫:“娘!娘!”

    儿子的东西是干净的,芸娘用嘴含了它。儿子尝到了甜头,每次兴头来了,都缠着娘洗澡。天天洗澡也不像话,只要没外人,芸娘就把儿子的裤子解开,含着它,哄着它,安抚它。

    三师兄出外办事了,芸娘在灯下呆到很迟。所有人睡下了。芸娘,芸娘,等得自己都湿透了,悄悄将儿子牵到自己的被窝里。深夜里,儿子“噢”的一声大叫。芸娘赶紧掩住了他的嘴。

    儿子的东西很粗,塞得里头满满的。儿子只会乱动,将芸娘半个身子都挤到了床沿,儿子的力气很大,在芸娘的身上到处乱抓。

    芸娘的头吊在床边,黑发垂到了地下,下身还留在床上,儿子抓住了芸娘的两只腿,芸娘感觉自己飞起来了。

    没人的时候,芸娘的身子是儿子的。芸娘站在窗口看着三师兄教弟子们练剑,儿子蹲在身后,将芸娘的裤子扯低了。

    在芸娘腿间玩耍,芸娘的水儿淋湿了儿子的脸。日子一天天过去,芸娘已经记不清二师兄了,芸娘觉得自己很幸福。

    小鼠三是瓦岗镇张铁匠的第三个儿子,从小身子骨弱,帮不了父兄什么忙,整天西处逛东边挤的,弄一身脏兮兮的回来,打了饭,蹲在门边,像一只小狗。被哥哥踢一脚,就往旁挪一挪,依旧吃得很香。

    张铁匠说:“这孩子将来会丢张家的脸,注定光棍一辈子!”想了想,狠了狠心,花上十把刀剑的代价,送到瓦岗山那头闽西剑客门下学武去了。

    不指望他能练成什么武,只图个眼前清净。小鼠三开始很兴奋,可过了一段时间,想回家了:总被师兄们欺负!呼来唤去的像个小打杂的。

    张铁匠用一个铁棍将他打出家门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